您现在的位置: 共享健康网 >> 心理 >> 情感天地 >> 正文
劈腿前男友说我有义务上床“安慰”他
文章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新浪情感 更新时间:2014/1/21 22:35:53

阴魂不散的“表哥”

曾德来又向我借钱,数目不大也不小,5000块。

方明皱了皱眉,还是把银行卡丢给我。

曾德来是我的远房表哥,住在距我们千里之外的城市。他有残疾,20岁那年,为了把当时才5岁的我从一幢快要垮掉的房子里救出来,他的腿被掉下来的屋梁砸中。我欠了曾德来的,所以必须还。

与方明结婚不到一年,加上这次,曾德来管我借过3次钱。上一次借钱时,方明有些生气,直到我把缘由告诉他,他才大度地表示“借吧”。可是,曾德来向我索要钱财的次数过于频繁,方明有理由不开心。

我亦觉得很羞耻。曾德来每次打来电话,我都觉得对不起方明,唯有在别的方面补偿他,比如更精心地煲汤、更仔细地熨烫他的衬衣、在床上努力搞点儿花样。除此之外,我对于现状无能为力。

今年8月,曾德来要求我去看他。我对方明说,因为残疾,曾德来一直独身,今年又添了病,好像是哮喘。发作的时候,身边连个端茶递水的人都没有。方明便让我去了。

可是,我骗了方明。曾德来没有残疾,他是个30岁出头的健壮青年。甚至,他根本就不是我的远房表哥。我是在20岁那年认识曾德来的,那时他与我在同一家公司。年纪相仿、相貌相当,我们顺理成章地谈起了恋爱。20岁女孩的爱情,自然拙朴又激烈。我不知道,更不敢相信,曾德来会一边与我谈恋爱,一边当着老板娘的情人。

那时候的我多年轻啊!发现曾德来脚踩两条船后,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愤然离开,而是把他们的奸情写成邮件,匿名发到老板的邮箱里。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下一页

文章录入:共享健康    责任编辑:gxjk  【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:【发表评论】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热门推荐